中国大学网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评论:别把代课教师当成廉价劳动力
  • 2016-10-28
  • 来源:

教龄30年的甘肃省宕昌县乡村代课老师王世明,因曾外出打工4年中断了教龄,至今没有转正,他认为“可能永远也转不了正了”。如今,王世明每月工资只有400元,而当年与他一起代课的教师转正后拿到了4200元。

教龄30年的甘肃省宕昌县乡村代课老师王世明,因曾外出打工4年中断了教龄,至今没有转正,他认为“可能永远也转不了正了”。如今,王世明每月工资只有400元,而当年与他一起代课的教师转正后拿到了4200元。(7月23日《中国青年报》)

王世明去年被中央电视台评为“最美乡村教师”,可除了带回一块奖牌外,他的生活没有发生变化,工资条上还是雷打不动的400元。王世明从1980年开始代课,他愣是创造了“没有一名适龄学生辍学”的奇迹,而王世明自己,则成了村里最穷的人。

每月只有400元工资依然坚守三尺讲台的代课教师们,明知“可能永远转不了正”依然无怨无悔,无论他们遭到无情的“清退”还是被认为“以不合法的方式存在”,他们为教育事业尤其是农村教育作出的贡献永远不可能磨灭,而近年来一个个代课老师成为“最美教师”,早已让这个群体获得了世人的颂扬和敬重。

400元与4200元,这是当地代课教师与正式教师的收入差距,而决定这种差距的不是教学能力和业绩,而仅仅是一种身份标签。干着同一种工作,付出同样的辛劳,乃至取得同样的业绩,却被硬生生地贴上两种身份标签,并依据身份标签给予天壤之别的待遇,这既是一种显而易见的不公平和身份歧视,也是一种早该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陈规陋习。

“同工同酬”早已被写入劳动法规,代课教师与正式教师都从事着“教书育人”的工作,获得的薪酬却有天壤之别,实际上,代课教师的权益长期遭受到“制度性侵犯”,没人管没人问乃至习以为常,这是劳动法规的耻辱,也是教育行业的耻辱。尤其让人难以释怀的是,有的地方甚至故意大量聘用代课教师,他们拿着低廉的薪水,地方政府因此可以节省教育经费投入,代课教师俨然成了地方政府的廉价劳动力。

王世明的经历表明,在一些偏远贫困地区,师资力量仍然严重不足,学生和学校还离不开“王世明们”。既然如此,就应该让他们转正,即使不转正,至少应提高他们的待遇,让他们与正式教师“同工同酬”。给不给正式教师名分也许可以依据教育行业的行规,但在“同工同酬”上必须依据国家的法律,地方政府既然聘用“王世明们”,就要给他们合理合法的待遇,决不应该让代课教师成为地方政府的廉价劳动力。晏扬(浙江媒体人)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