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网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川师大遇害学子生母:严惩凶手 还儿子公道
  • 2016-08-26
  • 来源:
芦海清并非孤儿,也不是没人照顾才被大伯收养。二十多年的煎熬,原准备等儿子毕业成婚才告诉芦海清的故事,成了一个母亲永远的遗憾和苦痛……

  川师大遇害学生母亲:严惩凶手 还儿子公道

  张朝花和丈夫张永忠,翻看手机里儿子的照片,成了她唯一的安慰。

  芦海清并非孤儿,也不是没人照顾才被大伯收养。二十多年的煎熬,原准备等儿子毕业成婚才告诉芦海清的故事,成了一个母亲永远的遗憾和苦痛……

  事发:“你的儿子军军被人杀死了”

  3月27日的傍晚有点阴郁。从蒙古滩打工回来,张朝花吃过婆婆做的晚饭,对丈夫张永忠说:“今天累了,早点睡,明天和老板说好要早早去干活。”

  张朝花说的蒙古滩,属内蒙古管辖,一大片农田需要大量的务工人员。十多年了,居住在古浪县海子镇草原井的张朝花,一有时间就在这里打工。锄草、点种、抽天穗这些农活,很适合没上过一天学的她。

  不到晚上9时,张朝花上炕睡了。张永忠有些爱怜但却无奈地叹口气,上炕熄了灯。他知道,自从自己办了那张卡之后,妻子恨不得每天都在里面存上一笔钱。

  劳累了一天的张永忠很快鼾声如雷。然而,张朝花却失眠了。她感觉自己全身酸痛,极度疲劳,可怎么也睡不着。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什么东西在抓挠”,她睁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顶,“什么也没想,但就是睡不着,烦躁得不行。”

  张朝花所不知道的是,远隔千里的四川,正在发生一件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11点50分,正在宿舍玩电脑的川师大音乐学院大一学生芦海清被室友滕某叫到了旁边的学习室。

  张朝花终于无法自制,“感觉自己的心被掏走了,胸腔里像被什么扯着疼”,恐惧和烦躁,迫使她推了推身边的丈夫:“永忠,你醒醒,你起来和我说说话,我难受死了……”

  张永忠翻了个身,说:“这会我不想说话,累死了,你也早点睡吧……”

  在张永忠的鼾声中,张朝花却愈发清醒了。“从没有过的事呀,劳动了一天,累得像一滩泥,但就是睡不着”,直到现在,张朝花都想不通,睡不着,却什么都没想、什么也不想,只觉得自己心里空荡荡的,急不可耐,却又无可奈何。

  3月28日凌晨1点10分,在四川工作的芦海强接到四川师范大学工作人员的电话:芦海清出事了,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张朝花感觉“心里着了火”,她摸索着翻起身,喝了一杯水,上了炕,自己对自己念叨:“睡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呢。”

  重新上炕后,还是睡不着,她几乎央求张永忠:“你醒来吧,陪我说说话,我睡不着,我难受死了。”张永忠呓语了一句,又沉沉睡了过去。

  凌晨4点多,婆婆突然敲门,喊:“张朝花,张朝花,有人打电话找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睡着了,迷迷糊糊问谁在找我,莫非是天已经亮了吗?是有人要去蒙古滩干活吗?”张朝花边想边对婆婆说:“让他打我的电话呀?”

  婆婆说:“我和你爹不会发短信,发了两次都发错了。”

  电话终于打了进来,是芦海强的亲舅舅闫培华打来的,电话接通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儿子军军被人杀死了。”

  张朝花倒吸一口凉气,脑子轰的一声,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方在电话中甩来第二句话:“你去不去?我们这会在景泰,准备去四川,你决定了告诉我们一声。我们是早上8点的飞机。”

  张朝花突然“像泥一样瘫在炕上”。

分页加载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